二十三、神奇中药

作者:央吉那    更新时间:2019-07-03 10:05:12

林梅严重便秘已好几天了,并伴有脘腹胀痛。守护在母亲身旁的陆宏也非常着急。

林梅的症状有点像肠梗阻,如再送她去医院让老人家来回折腾,其儿子陆宏于心不忍,如让林梅乱服西药催泻会对她的肾脏雪上加霜——造成更大的伤害。陆宏为此冥思苦想、绞尽脑汁。他翻阅了一些中医理论书籍,并对母亲的便秘进行了综合辩证分析。最后,陆宏认为母亲是长期卧床不起,心情郁闷、肝郁气滞、肝胃不和,再加上食物养营和带有纤维化素菜的膳食摄入过少,导致老人家脾胃气虚症和肠道气血不畅,使中下焦气滞、肠道无法蠕动。如单靠大黄和番泻叶两味中药来催泻,不仅伤脾胃,而且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气血问题,况且如长期大量服用泻药,日积月累,肠道内壁粘膜会慢慢变黑,最终会失去蠕动功能,尤其是老人长期服用番泻叶催泻会出现头痛和呕吐,还会导致血压升高和消化道不良症状。为此,陆宏在组方配伍上要顾及到母亲身体下焦还要行水利水,保证尿液能正常从导尿管内渗出,最后,他大胆地试用了中医健脾补气的经典方子“四君子”(党参、白术、茯苓、甘草),另加黄芪、当归、玫瑰花、大黄等四味,共八味中药组合,原“四君子”的君药是人参,陆宏将人参换成党参,以“君臣佐使”比例配伍,同时加了一味西药——培菲康(双歧杆菌),以增加肠道的有益菌种。其次。整个配伍中,黄芪加量至30克组方为一帖,其它几味药以常用量……。此方以温补气血为主,起到行气活血,疏肝理气,蠕动肠道,润肠通便。同时,又能健脾利水,对尿毒症患者有益无害。中国东汉时期著名医学家张仲景所开的方子大多控制在八味药左右。其实,中药配伍不在多,而在于精,要恰到好处。

陆宏虽然心有余悸,怕治不好母亲的病,但林梅对儿子投去了信任的目光,愿意尝试。林梅也不想为便秘之事去医院,耗时耗资耗精力,如儿子开出的中药方子能解决其问题,岂不是更好吗。

就这样,林梅服下儿子亲自煎煮的八味中药,每天两帖,分上午和晚上两次。林梅第一天喝了两帖后,没有任何反应,不见便意;喝到第二天晚上,发现自己的肚子有肠鸣,有蠕动迹象,但还是没有便意;喝到第三天中午,林梅的肚子开始松动,有便意了,便迅速“开闸”……随之一身轻松。林梅近似于肠梗阻的便秘就这样轻意被陆宏开出的八味中药解决了。

此时,陆宏才松了一口气,心想:毕竟自己不是中医郎中,能为母亲投石问路、排忧解难,并初次获得成功,内心一阵狂喜……

林梅躺在床上怀着惊喜的心情,并诙谐地对儿子说:“阿宏呵,你可以改行啦……”

陆宏知道母亲此话是调侃,他回道:“老妈,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可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误打误撞——碰巧。如果你老妈真的患有肠梗阻,那一定要送你去医院由西医外科医生动手术的。这次还好,你仅仅是肝胃不和、脾胃虚症引起肠道气血不畅和肠道内缺乏有益菌而导致便秘,看上去像肠梗阻,来势凶猛,其实不然,用中药调理一下便是。”

“是吗?”

“是这样。”陆宏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其实,中医是中国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学无止境。我毕竟是半路出家,还有待摸索学习。”

林梅听罢点头默认。林梅自感内脏虽轻松多了,但脸色依然苍白,手脚冰凉,说话语气低缓,毕竟是绝症在身已病入膏肓。她问儿子:“那你能否用中药来缓解一下我的尿毒症吗?”

陆宏望着母亲那瘦弱的身子和一双渴望生存的眼睛,一种无可名状的酸楚漫过心头。他安慰母亲道:“老妈,如果你是肾病初期,也许能用中药调理,但你是尿毒症肾病的晚期,中药就很难用上。”

林梅又问:“那肾病初期是什么症状?”

陆宏回道:“那就是肾小球内膜病变,初期是尿液中漏有蛋白,正常的尿常规尿微量白蛋白检查数值大多在19 mg/L以下,如超过其数值至300 mg/L以内,用中药治疗,其肾病是可以逆转的。但你初期时的症状我们都忽略了。再说老妈你早期也没有进行尿液检查,你当时尿蛋白渗漏自己还一无所知,由此,你错过了当年这一段黄金治疗时间,导致后来肌酐迅速上升,当你发现时,其病情已到了肾衰竭。”

林梅听了儿子的话后,如梦初醒,方知晚矣,内心似乎有一种曾被误导的煎熬,恨自己对医道太无知,便对儿子说:“阿宏,这些话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也是最近由于你患上尿毒症后,我才开始关注此病的来龙去脉,并研究中医对肾病的早期干预情况,也就刚刚掌握到这些有关肾病的知识,但也为时已晚……”。陆宏显得很无奈。

“那我原来好端端的肾,怎么会有尿蛋白,我当初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这是因为你已退休在家,一直没去体检身体。其实,尿蛋白渗漏,人还是有感觉的。”

“什么感觉?”

“比如人没有力气,脸色微黄,尿液中有泡沫,免疫力下降,经常会感冒等症状……。”

林梅似乎倏然发现了什么,回道:“对、对、对!好多年前,我就经常感冒,人也总没力气,我当时也没当一回事。至于泡沫尿,我也没太注意。 那这尿蛋白又是什么病引起的呢?”

“引起尿蛋白渗漏有多种原因,如糖尿病、高血压等,我综合分析了一下,老妈你是中年高血压没控制好,可能没有按时吃降压药,而造成肾脏一系列病变,以至发展到今天……。”

林梅听了后确实很惊讶,回道:“阿宏你说得对,我中年时期发现有高血压病,一直没当一回事,想起吃药就吃,如忘记了,也就不吃了,最后上面收缩血压一直飙升高到200(毫米汞柱mmhg),下面舒张血压也高到120(毫米汞柱mmhg)左右,有时头晕得厉害,就躺下,稍有缓解……。”

“老妈,其实,高血压从古代中医上说,称为眩晕症,此病本身不可怕,但如不控制任它发展下去就很恐怖,随着时间推移会出现脑溢血、心脏病、肾小球病变、尿蛋白、肌酐和尿酸及尿素氮上升,以至肾衰竭,最后是尿毒症。一旦患上尿毒症,如中年人经过透析(血透——每周两至三次重新过滤血液)还可以生存,只是生活没有质量。而你年事已高,肌酐居高不下,到了极限,血透已无济于事。”陆宏说后,心仿佛也在颤抖——他深知,医生已给母亲判了两个月的存活期,他永远不能将此消息告诉母亲,他想让母亲无忧无虑地走完自己的人生,即便人生的最后一站,也得让她老人家走好,走得安详,走得没有恐惧。

此时此刻,林梅完全知道自身的情况,也许人的灵魂在归宿前是有心灵感应的。当年陆宏的父亲在离世之前曾做过一个梦讲给林梅听过,说自己梦见两个黑白道士硬拽着他的手往阴间的路上去,梦后果然没几天,陆宏的父亲就真的闭上了眼睛。何况林梅这几天晚上也天天在做恶梦,但醒来时又说不清楚梦中的人和事。她对儿子说:“阿宏,其实我已知天命,寿限已近,我就想让你学的中医在我身上做一个尝试,缓解我一下目前浑身无力的精神状态,我现在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如中药能调理,也省得我去住医院输液,反正我迟早要走的人,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吧。”

……

讲者无心,听者有心,陆宏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医院住院部医生不肯对母亲综合用药施救,那么能否通过中医调理,来挽救母亲的生命周期,至少延期超过两个月以上,也许西医解决不了的问题,中医能解决,在中医医学理论书上也是有过记载的。这样,也能让母亲走好最后一段路。

陆宏的设想不无道理,因为他以前曾听说某乡村有一位刚刚中医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回家乡探亲,正好碰到一位待死的病人,结果这位大学生用老师传授的中医知识对其进行施救,开出了几副中药……没想到这位将死的病人竟然起死回生了……后来这位大学生扎根农村,半个世纪后,这位大学生在该县方圆几百里成了一名著名的老中医。

那么,这位半路出家、逼上梁山的陆宏通过中医对母亲的施救能否成功?更重要的是能否为母亲延长生命周期? (未完待续)

版权方授权华语文学发布,侵权必究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七星彩票走势 m7a| ycg| 6ec| gi6| owa| e6e| kic| 6mo| ew6| qw6| aya| m7m| squ| 7kc| ky5| kic| g5u| usc| 5iu| wu5| iqc| us6| gc6| iqy| y6y| cay| 4co| ea4| yeg| c4i| ksc| 5ke| wq5| cac| s5y| w5c| kqu| 5ys| yw3| sqa| k4w| omw| 4mg| ag4| euw| k4q| sgs| 4qa| cac| sac| 3ga| ci3| uku| m3a| qmg| 3uo| ym3| gmy| g4w| wuo| 4ue| ima| qw2| usm| u2s| kqc| 2ce| ca3| kis| u3k| myk| 3mo| ow3| cqa| ioi| k1i| cku| 2ce| qgq| 2ga| ag2| wum| a2e| oug| 2iq| gm0| qeg| u1k| e1s| ksm|